第72章 默契(1 / 2)

“你错了,不是我!”那人缓缓转过身来,摇头道。

那人身材瘦小,样貌怪异,脑袋上长着一对宽大的鱼鳍,裸露的上身两侧,鱼刺一样的骨骼清晰可见,腰部以下是一条长长的鱼尾。

正是几日前在天子城内,和高庸涵交过手的那个御风族杀手。

高庸涵周身灵力澎湃,一步一步朝那人走去,厉声说道“我不管是不是你引我来的,把那个女孩子交出来!”

那人突然一笑“我手上是有一个人,不过却是另外一个。”一伸手,从桌子底下拖出了一个人,赫然正是荣书隽!

荣书隽脸色惨白,双目紧闭,不知生死。那人手一松,荣书隽滑到地上,那人看都不看一眼,盯着高庸涵续道“我从城门口便一路跟踪你,可是你和那个小姑娘跑的太快,把我甩在了后面。我知道,你一定会在第二天,把那个小姑娘送回去,所以根本不着急——”

那人料定高庸涵还会回转,所以安步当车,晃悠悠朝会间集行来。

由于御风族的长相,和人族差异过大,所以那人并没有走大路,而是仗着与生俱来的天赋,在离大路不远的林中穿梭。

到了太阳落山,那人便在林中歇息,不久便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,心中一动,悄无声息地飘到路边的一株大树上,朝下观望。

来的是荣书隽,他好不容易把马找了回来,心中记挂着那个从未见过的美女,当即就追了下来。

他脑海中全是审香妍的一颦一笑,全然忘记了要找高庸涵拜师的事情。

那人虽不能像高庸涵一般黑夜视物,但是身为杀手,眼光自然敏锐远胜常人,远远见到马上乘客,认得是日间要拜高庸涵为师的那个年轻人,念头一转,一路跟了下来。

没走多远,那人和高庸涵一样,就感觉到了一丝古怪的阴寒之气。

这些年来,御风族饱受亡灵的侵扰,所以那人对于这种游魂野鬼独有的阴气,自然十分熟悉。

他也有些吃惊,因为从未听说过,太河源出现过什么游魂野鬼,况且这里是天机门总坛所在,也断不会容忍亡灵肆虐。

荣书隽没那么高深的修为,显然感觉不到有什么异样,一门心思都是尽快见到审香妍。

可是跑了好长时间,他也渐渐感觉不太对劲了,因为前面的路越来越窄,到最后完全消失,怎么疾驰,都绕不出所在的这片密林。

荣书隽倒是无知者无畏,抽出宝剑,破口大骂“他妈的,什么鬼东西在捣乱?要是让本少爷把你找出来,一定不会轻饶了了你!”

那人在树梢上自由飞翔,比起荣书隽在林间穿行,要轻松得多,快得多,所以一直远远吊着荣书隽。

其实,他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妥,杀手的天性,使他闻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。

正打算掉头,忽然听到荣书隽这么一嗓子,不由得一阵好笑,对这个年轻人生出了一分好奇,倒要看看这小子接下来会怎么样。

也怪他自己过于自负,满以为凭自己的修为,自保肯定是没问题的,所以跟着荣书隽,准备看出好戏。

“结果,我和这小子一起,给卷到这个鬼地方了!”那人一阵苦笑,转而问道“你又是怎么进来的?”

高庸涵把自己的情形大致说了一遍,然后急急问道“你当真没有见到那个红衣姑娘?”

“没有!”那人看着高庸涵,良久才傲然说道“我扶风余岳虽是杀手,却从不屑说假话,骗你作甚?”

扶风余岳说话的时候,双眼闪过一丝杀意,高庸涵朗声一笑,一道目光逼了回去“我信你!”跟着话锋一转“扶风老兄,既然咱们都被困在这里,不如先联手闯出去如何?咱们之间的事情,出去以后再说!”

“哈哈哈哈!”扶风余岳的笑声尖利之极,震得房顶上的灰尘簌簌落了下来,连荣书隽都似乎被这阵笑声惊醒,闭着眼睛,双手拼命地捂着耳朵,在地上打滚。

高庸涵不动声色看着扶风余岳,伸手虚空一抓,把荣书隽拖了过来,跟着手指急弹,在他身边布下了一层禁制。荣书隽神色一缓,继续沉沉睡去。

扶风余岳这才停下笑声,点点头说道“好一个高庸涵!审时度势,决断之快,令人佩服!”接着又叹息道“我很欣赏你,只要你交出尸头蝠王的内丹,我不但不杀你,还可以护你一个月的安全,如何?”

“我不是说了么,咱们之间的事情,出去以后再说。”高庸涵神色不变,淡然应道。

“既然如此,我便答应你,暂时联手,先离开这个鬼地方。”

高庸涵正打算拖起荣书隽,扶风余岳身形一晃,已经将荣书隽扛在肩上,低声说道“我看着这个小子,你负责到时候动手。”说完,从大门飘了出去。

高庸涵仔细看了看前面的扶风余岳,见他一出门便轻飘飘地飞到半空,心中暗暗赞叹“御风族果然不愧‘御风’二字,肩上扛着这么一个大活人,还能无事一般,灵活自如,当真不容小觑。”

高庸涵刚一踏出客栈大门,身后的灯火随即熄灭,整个会间集陷入到无尽的黑暗中。

两人的修为都十分高深,倒也没怎么惊慌,只是四周死一般的寂静,连一声虫鸣都没有,令人颇有些怪异。

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

扶风余岳轻轻落了下来,摇头道“好像起雾了,目力所及不过十余丈,除了你以外,再没一个活物。”

高庸涵想了想,决然说道“既然他们不愿露面,那我们就去把他们给揪出来!”

“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,这样,你往镇子中心找,我往镇外找,一旦有事,便以烟火为号。”说完,递给高庸涵一把细沙,“只要把细沙以灵力抛洒出去,就能化作烟火,带你飞到半空,即可惑敌,也可保命。”

这些细沙手感很是怪异,与一般的沙子相去甚远,高庸涵笑道“那天在城里,你也是用的这种沙子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